伟时电子IPO疑点 大客户与供应商重合

在成立16周年之际,电子器件制造商伟时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时电子”)在今年9月正式向A股发起冲击。根据证监会官网最新披露的消息显示,伟时电子IPO再向前推近一步,拿到了反馈意见。在伟时电子此番的IPO之旅中,夏普集团成为了不得不提及的关键公司,在报告期内扮演着“双面角色”,稳居第一大客户的同时还稳居公司第一大供应商,上述现象引发了证监会的重点关注,伟时电子则需要对这种“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况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作为伟时电子的“金主”,夏普集团在2016-2018年稳居公司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贡献营收达到四成左右。但与此同时,夏普集团还扮演着另外一个重要角色,在报告期内均为伟时电子的第一大供应商。这种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况引发了证监会的关注,证监会要求伟时电子说明公司是否从事代工服务。

招股书显示,伟时电子主要从事背光显示模组、液晶显示模组等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中高端汽车、手机、平板电脑、数码相机、小型游戏机、工控显示等领域。其中,背光显示模组是伟时电子的核心产品,而伟时电子与夏普集团之间浓厚的关系也是起于背光显示模组。

伟时电子表示,公司主要产品背光显示模组应用于车载领域,主要向夏普等车载液晶显示器件生产商供应产品。具体来看,在2016-2018年伟时电子对夏普集团销售收入分别约为5.41亿元、6.89亿元、6.07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3.46%、46.73%、39%,夏普集团稳居公司第一大客户。

在2016-2018年伟时电子对夏普集团的采购金额分别约为1.53亿元、2.01亿元、1.89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0.63%、22.4%、19.98%。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夏普集团之外,伟时电子部分报告期内还存在Vitec集团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况。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针对存在同是客户和供应商的情况,一般情况需要核查合理性和必要性,是独立的购销业务还是委托加工、采用总额法还是净额法等。

伟时电子在招股书中曾表示,公司存在的“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情况,主要系存在客户指定采购、双向合作导致,公司不属于主要客户的外协加工商。

虽然在招股书中对“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况作出了解释,但这种现象仍遭到了证监会的重点关注。证监会在下发的反馈意见中要求伟时电子进一步说明报告期内夏普集团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具体原因、公司是否从事代工服务,并说明与夏普的交易价格是否公允。另外,证监会还要求伟时电子说明是否存在将主要生产过程委托加工的情形。

在伟时电子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出现了业成光电(无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成光电”)、京瓷集团两个“新面孔”,其中业成光电的成立时间较短,在2016年7月才成立。

招股书显示,伟时电子2016-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2.45亿元、14.75亿元以及15.58亿元,营业收入不断创出新高。在伟时电子营收不断攀升的情形下,除了依靠夏普集团,公司另外四家大客户也功不可没。总体来看,在报告期内伟时电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09亿元、12.53亿元和12.7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81.05%、84.94%和81.77%。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2017年伟时电子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均未出现业成光电、京瓷集团的身影,但在2018年业成光电、京瓷集团分别位列伟时电子第三大、第四大客户。其中,伟时电子对业成光电、京瓷集团的销售金额分别约为1.28亿元、8743.14万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19%、5.61%。

与之相对应的,林天连布集团、Vitec集团在2018年则退出了伟时电子前五大客户名单。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在最新报告期新增重要大客户,需要注意形成的原因、交易是否合理、是否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等。

资料显示,业成光电成立于2016年7月19日,注册资本1300万美元,系中国台湾上市公司业成控股的全资子公司,主营TFT-LCD平板显示器、显示屏材料的制造、生产及销售。这也意味着业成光电在成立逾一年之后,便成为了伟时电子的前五大客户。

京瓷集团则成立时间较早,公司在全球的事业涉及原料、零件、设备、机器,以及服务、网络等各个领域,集团下属公司265家(含本部)。

在证监会下发的反馈意见中,也对伟时电子新晋的两大客户进行了关注。其中,证监会要求伟时电子补充说明报告期新增前五大客户的获取方式和公司基本情况,包括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注册时间、注册地、经营范围、合作历史等,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并补充说明报告期前五大客户发生变化的原因。

大客户、供应商问题遭到考问的同时,伟时电子核心产品毛利率逐年走低一事也受到了证监会的重点关注。

据了解,伟时电子除了销售核心产品背光显示模组之外,还研发、生产、销售液晶显示模组、触摸屏、橡胶件、五金件等产品。根据伟时电子主营业务收入产品销售情况显示,背光显示模组在2016-2018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为9.39亿元、11.19亿元、12.1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均超75%,分别为75.81%、76.23%、78.44%。

通过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变动情况表显示,在报告期内背光显示模组的毛利率分别为25.08%、25.01%、20.31%。不难看出,背光显示模组的毛利率在逐年走低,并且2018年毛利率较2016年和2017年下降近5个百分点。对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伟时电子结合产品具体构成、售价和成本等,说明背光显示模组2018年毛利率明显下降的原因。

招股书披露,背光显示模组2017年销量2849.05万件,2016年和2018年销量分别为3580.11万件和3692.43万件。对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伟时电子补充披露背光显示模组2017年销量明显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另外,在报告期内背光显示模组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26.54元、39.85元和32.94元,证监会要求伟时电子结合产品构成、尺寸、市场价格等,补充披露背光显示模组销售单价波动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除了核心产品背光显示模组毛利率下滑之外,伟时电子推出的液晶显示模组、夏普营业额触摸屏两款产品2018年毛利率也均较2017年出现下滑,橡胶件、五金件产品毛利率较2017年出现上涨,但上涨幅度均低于1%。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伟时电子方面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 网站热线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stanbulsesli.com/,夏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