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进入先贤祠的女性一生没有被盛名宠坏的人︱居里夫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stanbulsesli.com/,怀尔德

爱因斯坦说:“在所有的世界名人当中,玛丽·居里是唯一没有被盛名宠坏的人。”

1995年4月,在民族英雄纪念堂,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把玛丽·居里的骨灰安葬在了先贤祠,先贤祠内还安葬着伏尔泰、卢梭、维克多·雨果等在法国历史上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玛丽·居里是历史上首位因自己的成就而获此殊荣的女性。

在先贤祠举行的安葬仪式上,悬挂着一面巨大的法国国旗,这面国旗在很多方面都象征着玛丽·居里的传奇人生。因为玛丽·居里不仅是一名女性,还是一名移民,这面国旗更是象征着她比20世纪初的任何一位科学家都更能提升法国在科学界的声望。在安葬玛丽·居里的时候,密特朗本人也身患癌症,这种折磨也夺走了玛丽·居里的生命。

1867年11月7日玛丽·居里,全名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Maria Skodowska Curie)出生在波兰华沙。她是钢琴家、歌手、教师布隆西拉瓦·博古斯卡(Bronsilawa Boguska)和数学与物理教授瓦迪斯瓦夫·斯克沃多夫斯卡(Wladyslaw Sklodowski)的第五个孩子,也是最小的一个。玛丽·居里童年的生活很艰难,家里没什么钱,她的一个姐姐以及后来母亲的早逝深深地影响了她,当时玛丽只有9岁,而且哥哥也才13岁,全家人悲痛欲绝。

让从很小的时候起,玛丽就怀有从事科学事业的梦想,这在当时的年代对一个女性来说这个想法不可思议。当时波兰禁止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所以她和姐姐布罗尼娅都有留学巴黎的想法,当时姐姐存了一部分钱,但是这些钱只够在巴黎生活一年的。玛丽为了完成自己和姐姐的梦想,先做了8年的家庭教师,为了让姐姐能在巴黎学医,等姐姐毕业后找到工作再资助她去巴黎留学,8年坚持和期盼的梦想也如愿实现了。

1891年,这位性格腼腆、心怀理想、自学成才的年轻女子在姐姐的支持下来到了巴黎。1893年,她在巴黎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的毕业班物理成绩取得了第一名,数学成绩获得第二名。次年春天,一位波兰朋友把玛丽介绍给皮埃尔·居里认识。

居里是一位巴黎医生的儿子,艾芙·居里也是索邦大学物理学院实验室性格内向的年轻主任,居里以其在结晶学和磁学方面的研究而闻名。和26岁的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Marya Sklodowska)一样,居里对科学也充满热情。

他们对科学和社会等各种问题都很有共同语言,所以多次接触后很快相恋,并于1895年的夏天结婚,结婚后玛丽亚采用她丈夫的姓氏,并把她的名字改成了法语。之后,他们为深爱的事业共同奋斗,可以称得上是科学界的“神雕侠侣”,恋人般的合作关系不仅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欢乐,工作上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并且建立一个新的科学分支:核物理。

1897年,居里夫人开始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师从亨利·贝克勒尔(Henri Becquerel)。当时,贝克勒尔正在研究x射线。贝克勒尔偶然发现,包裹在信封里的铀盐在照相底片上留下了一个奇怪的印记。铀可能会发出什么“射线”?这成为了玛丽博士学位研究的课题,在随后的研究中玛丽很快认识到这可能是一项重大的发现,于是丈夫皮埃尔很快就加入到了铀矿的研究。他们处理了数吨的矿物,发现另一种物质钍也具有“放射性”,“放射性”一词是居里夫人创造的一个术语。

他们发现并证明了放射性不是简单的化学反应,而是元素结构的固有特性,是元素原子组成的一部分。玛丽接着研究了沥青铀矿,这是一种以铀为基础的矿物,她在其中探测到的辐射比单独在铀中发现的辐射更强。她正确地推断出沥青铀矿还存在其他的放射性物质,而且这些物质的放射性更强。在随后的1898年玛丽在铀矿中发现了钋(以她的祖国波兰命名)和镭。镭的放射性比铀高900倍。

玛丽在进行她的实验时,丈夫皮埃尔研究了辐射的性质。虽然当时工作条件很艰苦,但对科学的热情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这一切,当时的实验室是一个四面都漏风的仓库,夏天热冬天温度和室外一样接近零度。尽管如此的环境,玛丽还是会在漆黑的夜晚走进实验室,看到烧杯在柔和的辐射下闪闪发光时,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话说这种研究所带来的危险在那个年代是不为人知的:当时甚至很少有人了解辐射的真正性质。

尽管生活拮据,困难重重,这对夫妇拒绝为他们的发现申请专利,此举本可以让他们在经济上有保障。

他们一致认为,科学属于人类,科学发现应该被所有人使用,不论国籍或专业,应该是免费的。他们在忙碌的工作中还设法挤出时间来养育家庭,因为他们的女儿伊雷娜·居里在1897年出生了。

玛丽·居里与她的同事和朋友建立了一个合作小组,共同担负起对他们自己的子女进行自然科学教育的责任。其中玛丽·居里教授物理,泡利、朗之万讲授数学,J.佩兰讲授化学。这就是科学世家的教育。哈哈!

玛丽于1900年被任命为巴黎高等师范学院(Ecole Normale Superieure for girls)的物理学讲师。大约在这个时候,在索邦实验室工作的皮埃尔在自己身上测试镭,并把它涂在自己的皮肤上:它引起了烧伤,后来又造成了伤痕,皮埃尔高兴坏了,并根据自己的伤情连忙写了一篇报告上交给了科学院,这说明放射性能破坏细胞,居里夫妇立刻认识到了放射性治疗肿瘤的应用,于是化疗(当时称为居里疗法)就此诞生了,这就是再用生命搞科研。

1903年,玛丽获得了博士学位,同年,居里夫妇因在放射性方面的研究与贝克勒尔分享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由于经济拮据,这对夫妇无法出席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颁奖礼。但是他们的工作得到了国际上的充分认可。1904年,皮埃尔的另一个女儿艾芙·居里出生了。多亏了诺贝尔奖的加持,皮埃尔最终获得了索邦大学教授的职位。玛丽被任命为她丈夫领导的实验室的首席助理,可以说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个小家庭前途一片光明。

玛丽·居里出席了1911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一次索尔维物理会议;右边第二名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玛丽是照片中最好辨认的,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女性。短暂的幸福和玛丽·居里的伟大成就

但是他们的幸福是短暂的,不到两年后,皮埃尔因长期处于辐射下,身体减弱加之劳累过度,在一次马车车祸中不幸被轧死。玛丽要抚养两个孩子,还要经营一个实验室。一个月后,巴黎索邦大学迈出了被认为是勇敢的一步,为玛丽·居里(Marie Curie)提供了她丈夫的工作,1908年,玛丽成为这所著名大学的首位女教授。玛丽致力于她和皮埃尔开创的研究,并于1910年发表了一篇关于放射性的基础论文。(要知道当时西方跟我们一样,女性在各个行业也是受到严重的歧视和不公,看下文:)

然而,玛丽那个时代对女性的偏见仍然存在。1911年,她被提名为法国科学院院士,但由于对法国当时对外国人的蔑视和对女性的科学成就难以承认和接受,玛丽未能进入法国科学院。尽管如此,同一年她因测定镭的原子量而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玛丽·居里是第一个在不同领域获得这两项诺贝尔荣誉的人。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伊雷娜·居里跟随母亲投身科学,通过在伤口中定位弹片和子弹,预见到了x射线的价值,从而使手术更快、更有效率。随后两家公司开发了x射线照相技术,为了不必要地移动伤员,于是又开发了移动式x光设备。玛丽和女儿帮助医院提供x光设备,并负责培训了150名女性X光设备操作手。到1918年,玛丽建立了镭研究所,不久镭研究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核物理和化学中心。

1922年,玛丽·居里(Marie Curie)被邀请加入国家医学研究院(Academie national ale de Medecine)。她带着两个女儿去了美国,并在比利时、巴西、西班牙和捷克斯洛伐克发表了演讲。国际联盟(联合国的前身)任命她为国际知识合作委员会成员。居里基金会是在巴黎成立的,后来,镭研究所在她的家乡华沙成立,她的姐姐布罗尼娅(Bronia)成为华沙镭研究所的首任所长。

1934年7月4日,玛丽·居里(Marie Curie)在追求科学的道路上精疲力竭,几乎失明,双手大面积被镭灼伤死于白血病。在她的一生中,一直暴露在令人无法想象的辐射水平下。

同年,伊雷娜·居里发现了人造放射性物质,并与她的丈夫弗雷德里克·约利奥(Frederic Joliot)一起在1935年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伊雷娜·居里写道,要是她的母亲当时在场就好了。最后,伊雷娜·居里并没有没有屈服于辐射,像她的父母一样,伊雷娜·居里不知疲倦地为人类的利益而奋斗,直到她不能再工作为止。伊雷娜·居里拒绝从她的工作中获得经济利益。她谦逊和无私的奉献为自己的母亲赢得了许多人的尊敬和钦佩,这就是为什么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这样评价玛丽·居里:“在所有著名的人物中,玛丽·居里是一个没有被名誉败坏的人。”

这是居里夫人的小女儿艾芙·居里,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家、作家,1954年11月19日嫁给美国驻希腊大使Henry Richardson Labouisse, Jr。

这就是居里夫妇的传奇一生,为科学奋斗、无私奉献的一生,他们的每一点科学成就都是用自己有限的生命换来的,让人觉得心痛惋惜,不过最后也是得到了法国人民的认可,进入了象征着一生成就的先贤祠!

人类需要善于实践的人,这种人能由他们的工作取得最大利益;但是人类也需要梦想者,这种人醉心于一种事业的大公无私的发展,因而不能注意自身的物质利益。—— 居里夫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